【速度松】会唱歌的骨头


*直接用了群里极限的名字
*感觉也和标题没啥联系爸爸们凑合着看
*第二人称给你讲故事系列
*完全看不出cp向我【。

很早以前,有个古老的国度。
那里有位游吟诗人,他并不是出色的诗人,他的诗句让人平淡无奇,路过的人甚至不会驻足一步。
“神啊,我是不是走错了路,我若不是游吟诗人,我本就不会这么无力而穷苦。”
“噗,你这个人,还真挺有意思。”
听到似乎是对着他说话的声音,诗人抬起了有些困乏且无力的头。
“呜哇,好惨的脸,诶和我长得还有点像嘛你。不过我说啊这位游吟诗人先生,你怎么都没有维沃尔或者是竖琴来伴个奏什么的?”
“诶,啊因为买不起啊……”对于这位看起来普通的不能跟普通的路人,诗人眨了眨眼,很普通的回答了问题。
他的身高和自己差不多高,身上穿着的大红色的长袍几乎及地,里面宽松的衣服也只被一条宽粗的腰带松垮垮的系着。
“啊你啊,还真没见过这么回答的……我叫小松,是个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正在四处旅行的商人,你呢?”
“轻松,子承父业的游吟……喂喂,你干嘛拉我着我袖子啊!”
“今天开始我养你呀,别做什么无聊的诗人了!”
于是诗人和商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故事结束了,哦,你说这个故事太朴素简单吗?
有时候简单故事有什么不好,你想继续听的话,就先听我用笛子吹奏一首曲子吧。
啊,你说这个笛子不太好看吗,是有点粗糙啦,但是这是我自己做的哦。
嗯,而且啊我明明根本没学过吹笛子,但是只要吹奏的是他的话,我就能吹出很美妙的曲子呢。
诶,你想听听这个笛子的故事吗。
啊,好啊。
这就是那个故事的后续。

时间的流逝,也同样带走了诗人的光阴,开始迈向中年的他,脸上开始有了些微的皱纹,但是那个收养他的商人却不见生长,似乎是,越来越年轻了,而且好像身体也越发越缩小了。
对此感到奇怪和害怕的诗人向商人问起了这件事。
“啊哈哈,果然时间一长会露馅呢。”
商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
每一次的提问都会被商人巧妙避开了。
而在这之后,小的不成样子的商人,突然钻到诗人的怀里。
“呐,轻松,你知道被诅咒的一族吗,一个逆向生长的种族。
一出生就是老年的模样,而迎来死亡之际会变为小小的骨架。
我明天就要迎来死亡了,我希望明天我死去之后,帮我解开我的诅咒吧。
把我的骨头做成骨笛吧,它会用歌声带领你走向我的故乡。”
小幼儿的身体太容易疲惫,说完话的商人便在诗人怀中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怀中的小松不知为何已经变成了一副小小的骨架,诗人相信了小松的话并把他的骨头做成了一把小小的笛子。
现在诗人又变回了游吟诗人,走向了曾经商人对他嘱托之地。

这里就是这片他所说的土地了,但是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因为那个诗人还没再次遇到他啊……
哈哈开个玩笑,人都死了怎么可能再次见到呢。
嗯,你说这个是我的故事吗,并不是哦,这是,是我和小松的故事。
诶,我说你,干嘛哭啊……这个故事也没什么感人的地方啊……
……你,啊……
嗯,欢迎回来,我的小松。

评论
热度(10)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