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チョロ】轮回


*choro→oso的单恋?副cp少量材木数字
*内含花吐paro(伪
*有少量女子松,以及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观
*废话好多重点好少【。
*ooc有

像往常一样地翻阅着求职杂志,喉咙突然开始瘙痒起来。以为可能只是有些感冒,不以为然的咳嗽了几下,吐出来的却是染有些许鲜血的单叶的三叶草。幸好,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为什么是单叶的呢?

那时候松野轻松便知道自己患上了名为「花吐病」这种不科学的病症。

轻松有些头疼地一边拿出纸张抱起刚才吐出来的花,一边对着上次应援上遇到的和自己大肆宣扬各种各样乱七八糟梗的女生发了条短信:〖轻子,上次你告诉我的花吐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来着?〗
不出意料地,轻子很快就回复了〖什么什么轻松酱难道你想加入写腐文的行列吗!男孩子这样性向会被怀疑不正常哦!嗯,总之花吐病的设定是在亚洲传播的病啦,单相思对象才会有的病哦,是不是超级虐啊QAQ治疗方法是暗恋对象的一个吻哦,不然会吐花到死的设定吧!有甜也有虐啦这个梗呜要看图文的话我给你链接啊huatubin.com超级好吃啊这个设定!〗
轻松不禁有些佩服轻子的手速,默默恢复了一句〖谢谢科普〗便将手机放在一边。
单相思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真的有好结局啊。
指望喜欢的人的一个吻是绝对没有戏的,只好去找找大裤衩博士好了。
轻松拉开一松的抽屉翻找出新的口罩,戴在了脸上,这样吐花咳嗽的时候也看上去完全不奇怪了吧。

“抱歉啊轻松君,花吐病的话实在没有别的治疗方法了,不过我还有一点要提醒你一下……”
几乎算是一无所获地从大裤衩博士的研究所出来,轻松有点苦恼地抓了抓头,转角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绕开。
“呀撸松,怎么了今天是感冒了吗?”轻松想下意识绕过那个背影的时候,被他给发现了。
“是是,今天咳嗽的有点严重,别碰我会传染的。”马上躲过了想要伸手将轻松肩膀勾过来的手,故意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我要回去了,理我远点混蛋长男。”刚一转身背对着他,轻松喉咙里的瘙痒感又开始向上蔓延,像是怕被那个人发现一般想快速离开,身体却抑制不住弯下腰开始咳了起来。
“喂,轻松……”
“都说了别碰我!”戴着口罩再加上嘴里的花,轻松口吐的言语有些模糊不清,直接拍掉他伸过来想扶起的手,接触到他的手部分轻松有种快被撕裂的剧痛。
然后他的手就腾在空中,没有抓住轻松急忙跑掉的身影。

“你回来啦小松,弟弟们都在桌上等着你开饭呢。”
“好的哦妈妈。”小松对着母亲点了点头。
“今天的饭是轻松烧的哦,没想到其实他也挺会做饭的。”
“毕竟是自称常识人嘛,会点生活常识也很正常吧。”小松摆出一副有些无所谓的脸,耸耸肩拉开了客厅的门。
弟弟们自然不可能真的在等小松来了再吃饭,但是小松那碗米饭,没有像往常自己晚来一样被十四松吃掉大半。
“呜哇,小松哥哥回来啦!今天轻松哥哥烧的米饭超级好吃哦!有轻松哥哥的味道!”看到小松拉门进来,十四松挥起袖子招呼哥哥,“而且小松哥哥那碗轻松哥哥的味道最重哦!”
“什么啊那是。”扫了一眼,桌边并没有轻松的身影,“做菜的轻松呢?”
看到有些皱了皱眉不太开心的长男,椴松拿筷子敲了敲碗,“在楼上呢,他说之前就吃完了,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估计是要休息一会。”
“哦,这样吗。那我就开饭了,”小松没有做出多余的担心,眉毛只是再次微微皱了一下便开动了。
饭里有着一种淡淡的草香,在食物中有这种香味似乎十分奇怪,小松还是夹了一大口饭塞进嘴里。完全没什么奇怪的味道,不如说真的很好吃,有没有轻松的味道什么类似玄乎的感觉估计也只有十四松能品尝的出来了。
但是在默默咽下那口饭的时候,感觉,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心里裂开,再化作花瓣消融开来。
松野家的饭桌上很少安静无声,平日里吵吵嚷嚷的兄弟们好像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样没说什么话。
“你们难道不觉得今天的轻松brother,如同易碎品那样beauty吗?”为了打破这份只有饭菜夹菜的安静,空松率先提起了话题。
不过理所当然并没有人搭话。
安静了几秒,小松明显示想起什么将筷子在桌上一拍。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

盘腿坐在地板上,轻松放下手中的无心再去看的旅游杂志,感受着从脚部开始的透明消失的感觉。
“果然吗,博士说的很对啊。”

‘我要提醒你一下有这种病症的疾病一共有两种,一种是你所知道的花吐病,另一个……’

“花裂症吗……比想象中要更加痛啊。”再次咳嗽吐出五瓣的三叶草,再用纸巾抱起,“看来小松已经吃饭了呢,也不知道这些三叶草做出来的调味料怎么样,肯定很涩吧……”

‘与花吐病不一样,花裂症的病因是两人相爱却一直不相互表白心愿……’

“这个病症几乎是绝症啊,花吐病还有被单恋的人接吻就会痊愈,啊啊我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人渣的啊。”楼梯上传来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轻松怕被别人发现,立马用已经走不太稳的脚站了起来,在抽屉取出一条小小的毛毯盖在腿上再坐在往日坐在的沙发上。现在这个时候不能被任何人发现他要消失的事实,特别是对小松。
如果被他发现了会怎么样,现在虚弱的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反抗他了,他在自己最后的一点时刻到底会怎么样看待自……

“喂我说轻松你没事吧?”上楼的脚步声停在门前,小松一边喊着轻松一边拉着门,但是门却拉不开,“你干嘛把门卡住啊白痴轻松!”
“你好烦啊混蛋长男。”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已经是最后时刻了,嘴里想说的并不是这句,但是像往常一样嫌弃的语言自然而然从口中流出,“小松哥哥你也没什么资格管我做什么事情的不是吗。”不对,不是这句话……我想说的是……
“你都叫我哥哥了我当然有资格管了好吗!你给我开,啊。”本来轻松也没有想能用一个不太结实的木棍卡住门不然他人进来,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木棍就在小松使劲拉了几下门就这么快地断掉了。
“不要进来……”原本稍微开始酝酿要说出口的语言被带有哭腔的微弱的请求声代替了,在卡住门的木棍断掉之后,轻松心中的最后的防线就像这脆弱的木棍一样裂开了。“不要进来啊小松哥哥,算我求求你了……”
“我拒绝。”自从吃下轻松烧的饭之后,小松心里的焦躁感就难以抑制,就像感觉轻松会像那碗简单的饭一样,若是自己就这么吃完了,他就会消失了。
他害怕轻松会消失,一言不发地消失,这很符合现在的轻松。
强硬地推开了已经毫无阻力的门,小松看见的是整个人缩在毛毯里卷成一团的轻松。
看见他并没有消失,小松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担心这种奇怪的事情,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消失呢。
稍微带着些开玩笑的气氛掀开轻松一直拽着的毛毯,他好像没什么太大力气或者是手里攥出的汗太多手滑了,毛毯一下子就被拉开了,然后小松原本还想笑起来的嘴角一下子僵住了。

那算是,什么?

‘得了这种病亲密接触恋人会很痛苦,越亲密的接触,身体越容易化成花瓣,当然还有种更快结束这种病的方法……’

轻松的小腿部分已经淡化几乎与空气融为一体,代替小腿部分存在的,是一些四叶,并不是,是五瓣的三叶草。
已经被小松发现了,什么也瞒不过去了。
轻松有些颓废的放弃了内心的挣扎,双手依旧攥紧着毛毯,想要遮掩着已经被发现的事实。
“小松哥哥,还记得我们以前是搭档吗?我很那时候就很喜欢小松哥哥了……不过呢因为是兄弟所以有些事果然还是无法说出口啊,感觉怪怪的,就想擅自消失了……”完全没有来得及整理思绪,轻松想到什么就将什么说出口,“好像哪里有点奇怪吗?我现在是不是有点太弱气不像我了,想想看我以前还是暴君过啊不过暴君消失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吧……话说小松哥哥,我最后给你烧的饭菜,你喜欢吗。”每一句和每一句之间都开始没什么逻辑联系,就是想抢在小松反应过来之前把想说的什么全部说完:“今天早上你们都不在的时候我就有点咳嗽了,不过现在还好,身体不再那么难受了,这个草香其实也蛮沁人心脾的,只要不是从嘴巴里咳出来还是感觉可以的。嗯我尝了一下其实还蛮好吃的,所以就用最简单的方式让这件事了解了。”

“‘让“小松哥哥”吃下自己所吐出来的花,是最快的解决方法’哦。”
微笑着,轻松重复着在博士对自己说的「解决方法」。

总算反应过来的小松,不知道有没有听进轻松刚才的长串的胡言乱语,一把将大腿也消失了一半的轻松搂近怀里,强硬的使他的视线与自己的视线相对,然后丝毫不温柔的亲吻了上去。这是轻松没有想到的。
因为身体的逐渐消失,与恋人所接触的地方已经没有最初那样有种要裂开的剧痛了,刚开始的挣扎也逐渐转为妥协,小松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妥协而温柔起来,反而变本加厉地用舌头去撬开他的牙,想尽快的把两人的舌缠绕在一起,粗暴地啃咬着轻松舌,吃痛的轻松想再次推开小松,双手却被小松单手给牢牢抓住。
小松嘴里还是和往常一样带一点烟味,再加上轻松自己在饭菜里添上的香料的味道,强迫地感受着小松嘴里味道,有些虚弱的轻松开始喘不上气来,脸涨的通红,眼角也因这个长时间的舌吻刺激得憋出了眼泪。
待小松终于主动结束这个漫长的接吻,随着时间的流逝同样的轻松的身体已经消失到了胸口的位置。
“喂,***松,你还在这,这就是事实!擅自消失什么的,长男我不允许!不过是区区一个自家发电***男而已你在想着什么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太长时间接触,轻松感觉有些听不太清楚小松叫他名字的声音,但是清楚的看清了那个从来不哭的长男落下了眼泪。
“啊啊,没关系的……小松哥哥,下一世,我会投胎投成女孩子的……呐?”轻松想试着伸手去擦拭小松的眼角,却发现手也逐渐变得透明,飘散下一片片四叶草,“所以没关系的……”
眼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轻松逐渐的消失,小松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静静的看着。
也许这时候看着轻松,就是自己最后能做到的事情了。

门再次被别的兄弟打开时,小松一直是背对着门的方向,没人看到到他的表情,而轻松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作为代替品的,则是满地的杂乱的四叶草和五叶草。
空松有点懊恼的轻轻别过头,椴松也顺势拍了拍他的肩。
“小松哥哥,没事吧?轻松哥哥呢?”过来许久,十四松开口问话了。
“啊,我没事哦,十四松,不过,你口中的轻松哥哥,是谁?”
还未等其他兄弟的回答,小松就自己握拳拍了拍手掌,“诶,我不是在吃饭吗,怎么来到二楼了?难不成我吃饭还梦游?艾玛饿死了我先下楼了。”说罢小松向兄弟挥了挥手,跑下了楼。
散落的四叶草依旧安静的躺在地上和沙发上。

食用完晚饭的小松,快步跑到二楼,地上已经被清扫的很干净了,他虽然不知道那些突然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奇怪四叶草为何物,但是总觉得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
“你在找这个吗?小松哥哥。”椴松看见慌慌张张的跑上二楼的长男递给他了一瓶装满了四叶草的玻璃瓶。
“诶嗯,totti。”虽然对于自己末弟能看穿自己心思还帮他把四叶草全部装起来有些好奇,还是默默接过了那个小玻璃瓶。
“这就是哥哥你所期望的吗?”
冷不冷丁的,椴松突然冒出一句话。
“诶?什么东西?”
小松有些奇怪的看向低下头的椴松,也看到了他的眼泪一滴滴滴落在在了地上。“呜哇椴松你干嘛哭啦!空松看到了又要教训我了我这次可没做什么啊?”
“没什么,我不是在问你……”稍微抽噎了几下,椴松缓慢地抬起头直视着小松。
“不过你总有天会知道的,小松哥哥。”
摆出一个不太好看笑容,椴松穿过小松身侧,走出了那个房间。













“这次又是这种结果吗?女神大人死前的意志怎么过了这么多世了还是没有减弱。简直在毁我死神的生意……”
“呜哇!一松哥哥辛苦啦!”六翼天使十四松从背后一把把死神一松抱住,“空松哥哥和Totti也要回来了吧!”
“是呢。”
过了几分钟也没听见十四松的回话,一松刚想转头看看十四松的情况,却被他紧紧抱着连头也难以转动。
“喂,十四松……”
“下次,一定可以六人团聚的吧?一松哥哥,能拯救轻松哥哥和小松哥哥的吧?呐?”
“啊,一定。

不过能不能放开我啊,骨头要断了啊十四松!”

-END?-

第一篇完整的速度能看完感谢【。明显的头重脚轻的文风所以我打算开番外补全世界观了……

关于花裂症:看到有weibo太太写到过类似的病症,就自己稍微改动了一点。侵权删。
大概就是像文里这么一样,初期和花吐症病症一样,但是被自己所爱的接触则会感觉自己皮肤会像撕裂一样的痛,生命逐渐消失的话因为本身生命体也在消散所以痛感会减少。让自己爱的人吃下花/叶?就会让自己加速消失并会是对方忘记自己存在的这个概念。

关于世界观:起源是宗教松设定,喜闻乐见的转世梗。常见的设定,恶魔oso,原天使kara,女神choro,死神ichi,天使长juyshi,人类堕转恶魔todo。原本就是人类的todo和转世成为人类的kara陪伴在速度身边,而数字则是在冥界观察着人界的速度,材木和速度一样在转世,但是因为死神的小操作所以一直保留记忆的设定……
大概以上……感觉好中二啊【。

评论(1)
热度(23)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