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松】没头没尾的小段子


○都是些俗梗,大部分都比较欢脱w
○主要是电子粮太少心疼
○好像全是对白
○主todochoro
○ooc有
◇真-幼儿园文笔







①你的真心话与大冒险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己的末弟的时候轻松默默地接通了电话。

“轻松哥哥,我喜欢你。”

连一声「喂」都还没说出口就猝不及防的被告白了,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甩飞了出去。

“等……等等?!totti?……啊对……你今天是去联谊来这吧,玩真心话大冒险呢?”

幸亏自己马上反应了过来早上椴松出门说自己要去联谊的事情,不过联谊什么时候开始玩这种游戏了……

“啊啊被发现了呢,反应太快啦!”

从手机还传来些微的笑声,估计是因为得到了还不错的反应。

“啊……你选的大冒险?”

轻松稍微平复下原本因为椴松告白跳动得非常剧烈的心脏,有些理所当然的问道。

“并不是哦,我选的是真心话。”



②湖神的传说(宗教paro)
魔女椴松蹲在这个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湖盯了它很久,也没有盯出个所以然来。

放弃了研究出这个湖突然出现的原理,椴松直接站起身,但是头上的魔女帽却不小心掉进了眼前的湖水。

“啊啊。”

有些遗憾的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帽子掉到这个奇怪的湖里,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他只想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眼前突然出现的圣光突然闪的椴松退后了一步,湖水中央出现了一个穿着如同女神一样的人。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铁质的帽子还是果冻做的帽子呢?”

“难道不该是金的和银的吗不要乱篡改传说内容啊!这俩是啥啊能戴吗才不是我的好吗!”

女神听罢微微一笑,道:



“你很有吐槽的潜质,要跟我学吐槽吗?”



③污污的事还是不要在家干比较好
“唔……to…totti……”

“轻松哥哥这里太紧了啊,放松一点又不会死。”

“totti……那你拔粗去啊……不要在里面乱撞好不好……太大了这个……”

“它大又不是我的错!”

“我呸,明明是你买个小布丁却挑了这个最大的勺子喂我吃的好不好!”




④【常识人松互动】(高校paro)
“我回来了。”

“啊轻松哥哥小松哥哥欢迎回来……噫——你们又去打架了?”

椴松皱着眉看着又是浑身是伤回到家的两个哥哥,叹了口气去找到医疗箱。

“轻松哥哥,过来,我帮你上药。”

“诶为什么只叫轻松啊哥哥我明明还是保护轻松受的伤好吗!哥哥超受伤的啊!”

“不……你要是不惹事根本不会打起来,那个……谢谢你……椴松。”

感受着酒精涂抹在自己伤口上有些冰凉和刺痛的感觉,也许是出于让自己弟弟担心的一些愧疚,轻松的头微微得低着。

“哼哼哼,没什么啦,轻松哥哥可爱的脸破相就不好了,啊顺便因为小松哥哥是人渣所以无所谓哦。”

“比起椴松的后半句话……轻松你居然还脸红你是女生吗你!”



⑤两人份的约束【些微速度有】(弹丸paro)
“为什么,轻松哥哥居然是凶手什么的……我不相信……”

听到末弟的发言,轻松有些自嘲的笑笑。

“我说你们,还记得这次的动机吗。”

——胜利的凶手可以选择一个人活着带出这个互相残杀的地狱。

“虽然有些残忍,但是我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了,难道你没有心动过吗,兄弟们?”

“不如说,我早就在等着这个机会了。”

轻松换了个姿势,背着身靠在面前的扶杆上。

“虽然你们的推理几乎没什么错,但是我和小松哥哥是早就约好的,真的不是我偷袭啊。”

“如果成功地话就可以带着我想带的人逃走了,失败的话也罢,不过是和小松哥哥一起坠入地狱吧。”

因为背着身所以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凶手都已经决定了,开始投票吧。”

早就预判到死亡的轻松说出的话中听不出他的感情波动。

“等等轻松哥哥……!”

“唔噗噗,既然轻松你这么说的话那么就开始投票吧~”

快速转动的老虎机很快停在了绿色的头像上,中大奖的背景音也像先前那样欢呼地响了起来。

“就算是兄弟也毫不留情呢唔噗噗噗~”

玩偶看着理所当然的结局,无情地发出嘲笑。

“果然对于自己性命看得比兄弟还重要啊,你们六胞胎都是人渣呢唔噗噗~”

“……”

“轻松哥哥……说些话啊轻松哥哥!”

椴松还是不愿意相信事实,攥紧着卫衣的下摆,他想这只是个梦,醒来还能看见轻松哥哥抱着来安慰害怕的他,看着轻松哥哥蠢蠢地为自己喜欢的偶像应援。

“你们……空松哥哥一松哥哥十四松哥哥……你们为什么也沉默这么久!明明错的不是轻松哥哥啊!是那个黑……”

“已经够了,totti。

“明明陷入这种状况最害怕的是你,我却没有做到哥哥的责任带你出去。

“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动下这个念头的话,今天晚上我还是可以陪在你身边的吧。”

不知在懊悔还是在恐惧,轻松的声线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真的不是个好哥哥呢。”

“轻松哥……”

“很抱歉打扰你们令人作呕的兄弟情发作的时间~但是现在是,处刑time哦~”

玩偶愉快的按下处刑的按钮,轻松脚下的地板切割成两半分了开来,对于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自由落体,原本就有些恐高的轻松脸一下子就发青,本能地伸手抓住地板边缘,边缘突然突起的尖刺让轻松吃痛地松开双手,就这么掉进了似乎看不到尽头的深渊。

【设定是没有这么直接摔死啦!我心疼choro所以没有想接下来的处刑画面!请自己脑补……】

学籍裁判现场的大屏幕上的特写镜头让一直不愿直视轻松死亡的椴松濒临崩溃,身体在发抖,心里感觉好冷好冷。

在椴松旁边的空松有些担忧地想拍拍他的肩却被椴松一掌挥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直晚上被我打扰还笑着陪我我去厕所的轻松哥哥一直看到我哭泣就护着我的轻松哥哥,怎么可能是这个被鲜血沾满已经几乎看不到绿色的这个尸体!
因为,那是轻松哥哥啊?对每个兄弟都很话唠管闲事但是还是很温柔的轻松哥哥啊,就算怕脾气自我意识有些过高但是还是很傲娇的轻松哥哥……诶?]

“那个……totti?”

一松看着蹲下身子脸色仍在发青的椴松,不太敢接近,站在原地问道。

[是啊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轻松哥哥没有死啊,怎么可能死啊,因为……]

“嗯?你在说什么啊,一松,我是你的轻松哥哥啊?”











ps我觉得我是考试考傻了不会写了
pps其实还有第六篇不过手机lof不支持删除线我是苦逼的
ppps本来先写双cr来开心庆祝一下粉丝33的然后莫名其妙的变成36于是就写电子了。
pppps没有了

评论(3)
热度(33)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