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チョロ】没有题目的血族paro


○吸血鬼oso×作家choro
○看上去很有剧情其实只是练笔用小短篇
○ooc注意

◇因为是以前开的坑现在补上感觉中途文风突变,好蠢哦我
◇其实我已经忘记我以前要写什么了




夜间的散步,总能带来些奇妙的灵感,不是吗?

每晚八点多都是作家轻松出门散步取材的时间,从并没有多少人的小道走到奢华到有些令人厌恶的都市中心,每天的路线都是不太相同的。作为一个很在乎私人隐私的作家,这件事在作家访谈的杂志上都很直接被写了出来,他甚至好不忌讳地提到若是在他散步的时候遇到他,他能为其签名,这在刚开始还引来了一阵在夜晚寻找作家轻松的潮流,不过幸运的人实在是极少。渐渐地有的人开始猜测,这是不是每天轻松最轻松的时刻。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啊,轻松?所以你在和我一起的时光是不是很快乐啊~”

用着轻佻的语气,仿佛整个人都融入在黑暗一般的吸血鬼,轻舔着有些不快的作家的耳根。

“我说我亲爱的前血仆,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半眯着眼睛的作家放下手中的笔,有些略带蔑视的目光看了那个原本强行将自己契约为血仆,而后在契约结束的那一刻就将自己初拥的吸血鬼,嘴角有微微些上钩。

“亲王级别的血族都像你这么恶趣味吗?我需要记录今天的取材,不要打扰我可以吗,小松大人。”

简短的结束了这段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轻松再次拿起笔打算写字身体却被控制了无法改变动作。

“哼,小松大人不高兴了~”

“能力才不是被你这么乱用的啊……行吧,小松,你到底想干什么,喂!”

在轻松无法行动的时候,小松的牙蹭上了轻松的颈部,用着自己的尖牙摩擦着,然后咬了下去。

血族没有疼痛的感觉,但是冷不防被人咬上一口还是让轻松有些反抗,不,不只是反抗,更是一种对同族吸血这份禁忌的渴求与奢望。

以前作为人类无法感受到的奇妙的快感从被咬处弥漫开来,轻松能清楚的感受到体内血液的流动,明明应该早已没什么生机身体却叫嚣着要更多的这种快感。

像是终于享受完这份名为轻松的甜点一般,小松解开了给轻松的身体限制,稍微抿了抿还残留在唇间的血液,有些窃笑着看着眼前的轻松。失去体内近乎近有三成血液的轻松在被解除限制后很快瘫软在桌子上,但是手中的笔依然是握着的,似乎是作为作家的本能。

“……这个……密党亲王犯下禁忌……这可不是,死刑就可以结束的……”

脱力的轻松说出来的话语极轻,但是血族那敏锐的听力很快就捕捉到了轻松对他的关心。

“明明一个新生儿干嘛固执着遵守过去的密党戒则,你不知道吗,现在血族夫妻是可以互相吸血的哦。”

“……你这是在间接……”

“所以为了不让你亲爱的小松大人犯下禁忌,和我结婚吧~我的后裔轻松。”

看着面对自己直白的求婚的轻松手一抖,那只银白色的笔就从直接他手中滑出。

“还有,永远不要拿起那只笔了,太危险了,我的妻子。”




“永远忘记掉你血猎的身份的过去吧。”

评论(2)
热度(63)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