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チョロ】不要相信任何人

○捏梗自同名长篇小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原版《Before I go to sleep》)
○兄松互为兄弟
○ooc有
○本篇只有oscr

下回→chapter.2


chapter.1
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很不对劲,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后我所看到的都是陌生的景象。
昨晚我似乎是睡在这里的,安稳的安稳的睡在这张我并没有任何印象的床板上,更要命的是,这个张床居然是双人床,而身侧并不整齐的被褥很明显预示着刚才有人和我同床睡过。
这不可能是我的房间。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电视,陌生的墙纸,还有挂在衣架上陌生的衣服。
掀开被子,我直接赤足踏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冰凉的触感并没有让我清醒一些,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茫然无助的错乱中。
既然这里不是我的房间,那我的房间……

……是什么样子的?

脑内一片空白,我甚至记不起自己的名字。
没有丝毫的记忆的残留,我有些无助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可是仍然回忆不起任何的事情。
回忆无果,我只好努力冷静下来思考现在的处境,我应该是失忆了。我还能够思考,不是像小婴儿那样无助地哭闹的样子,也就是说明着,我除了记忆以外的事物,例如习惯知识一类还是存在着的。
在房间里是这找找线索,发现了在床头柜上摆着的小镜子和一张字迹有些熟悉的纸条。

『起床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吧,今天可要好好记住自己长什么样啊,我的小轻松~
                                  ——你的小松』

不知道为何有些欠揍的文字安定了一下自己的心境,我拿起那面小小的圆镜,我想,这镜子里所映照出的,应该就是真实的我。

翠绿色的瞳孔很干净,干净到似乎空无一物,眼眶下还有些黑眼圈,足以表明我最近的睡眠并不是很好。头发有些乱蓬蓬的,配上自己的黑眼圈有种莫名的颓废感。稍微打理了下头发让自己看起来稍微精神点,似乎并没有什么很实际的作用。

放下镜子,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睡衣,浅蓝色的睡衣的胸口处,有着一看就是很笨拙的人绣下的浅绿色的『轻松』二字。似乎已经被触摸过很久的字绣有些起球了,我忍不住捏住了绣着字迹的那部分布料,也许这样我才能够意识到自己确实是「轻松」这个存在。

或许是听到楼上的卧室的些许动静,我听到了有人从楼梯上上来的声音,脚步声很明显地向我所在的房间靠近。
门被毫不温柔地推开,接着站在我面前的,就如同我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翻版。

“哟早上好,轻松。”
穿着着红色卫衣的他用食指稍微蹭了蹭鼻尖。
“我叫做松野小松,你的恋人。今天一天姑且请多指教啦,我知道我肯定觉得哪里很奇怪啦,不过等早餐时间的时候再问吧?”

稍微打了个招呼,小松就挥挥手下楼了。

恋人这个词的冲击让原本就一片空白的大脑有些更加惨白。
恋人?两个男性?我、是同性恋吗……
我有些无力的跪坐在门边,手指撑在地板上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一下子瘫倒下来。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总算能勉强接受这份事实,扶着墙走到了贴着自己姓名的浅绿色的衣柜前。绿色就像是我的代表色一样,衣柜内的绿色衣服占了大半,除去绿色的衣服,剩下的也大都是些黑白灰这类单调的色彩。
随便挑了件与刚才小松同款的绿色卫衣套在身上,感觉有些不太习惯,便脱下来在卫衣里面加了一件素白的衬衫。

总算全部整理完毕,我穿着自己的拖鞋缓步走到了这间屋子的客厅,小松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桌上摆着的早饭也因为我的拖沓看起来有些凉了。一言不发地拉开小松对面的椅子坐了上去。

“……”
沉默让人异常尴尬,正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小松放下手中的早餐开了口。

“你叫做松野轻松,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两年前你因为意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每天的记忆也只能保留到深度睡眠之前。
“也就是每天你早上都会像现在这样,嘛,然后我就负责给你每天解释一遍。”

“但是,那个……?你说我和你是恋人……”
脑中好不容易接受的信息再次被搅成一团浆糊,用手稍微扶着自己的额头,皱着眉思考着一下子涌入脑内的乱七八糟的信息。

“嗯,今年是我们交往的第五年了啊,阿轻。”
他又举起了手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我想这也许是他的习惯动作。
他的眼神有些寞落,毕竟和一个失忆了的,而且还记不住新的记忆的恋人能生活这么久,也算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了。

“对、对不起……”
看着小松现在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虽然并不认识他,但是总觉得自己欠了他许多。

“哎,不愧是轻松啊,就算是这样每天也都会说同样的话。”
我的恋人笑着回应着我,对着我的道歉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因为我爱着轻松啊。”

想哭,却哭不出来,明明对方是对自己精心照顾的恋人,自己却只能把他当做一个同居的陌生人。
抿了抿唇,我努力使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提出了些也许我每天都在问的问题。小松很爽快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看起来也不带一点隐瞒,不过除了导致我失忆的事故本身。

“嗯~总之家务就交给你啦,我要出门咯。”

“出门,去哪里?”
现在能有点实在的记忆,没有先前那么慌乱了,但是一想到这世界唯一认识的人就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我还是有些不太愿意。

“工作啦,不工作怎么养活你呢诶嘿嘿。”

“可是,没有小松在的话……”

“再怎么说我们现在对你来说还是陌生人不是吗,桌上的相册你可以去翻翻,上面有只属于我和阿轻的回忆。那么,我会早点回来的。”

走到门口的他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转过身子走到我面前,弯下腰在我脸颊上入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上去。
“离别吻不能忘不是吗。”
我被这猝不及防的亲吻吓了一跳,脸发烫的不行。

“我出发啦。”
如同做完恶作剧的恶童一般露出欠揍的笑容,然后走出家门,关门前还特地再看了我一眼。门被关上的发出的声响,在只剩下我一人的房间回响。

不过……没有小松在的话,感觉有点无聊呢。
趴在完全没有整理的双人床上,我翻阅起那本已经不知道被翻阅了多少次的相册。


----------
谢谢看到这里,我是挖坑不填的轻月。
写出来完全不及原作万分之一的渣滓,看过原作的请不要剧透。
虽说全篇是长兄cr,这篇却只有速度呢,思考怎么打TAG……
好久没有更文却有人fo我受宠若惊……所以麻利的码出来一篇【。
八月份的第一篇文,希望能够被接受吧

评论(19)
热度(83)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