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チョロ】不要相信任何人②

○捏梗自同名长篇小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原作《Before I go to sleep》)
○兄松互为兄弟
○ooc有
○本话年中互动居多

上回→chapter.1
下回→chapter.3

chapter.2
相册的封面已经被磨损的很厉害,但是依稀能看出来封面上写着「小松♡轻松」的字样。
真是像个笨蛋一样。

我感觉我似乎在窥视别人的隐私,但是那个别人就是自己。
这么想着我便不太想看下去了,看了我自己觉得并不属于我的,但是确实是我的过去的回忆,我就要否定掉这个一片空白的自己吗。
将相册合上,放在原来的位置,也许现在并不是最好的观赏它的时间,我需要等待。
所以我就这么躺在床上发呆,感觉我每天都这样无所事事。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脑内漫无目的的冥想,铃声中那悦耳的女性歌手的歌声很让人心情愉快,我没有接起手机,而是稍微听了一会手机铃声待副歌部分过去后再接通了电话。

“喂?”

“请问是轻松吗,松野轻松先生。”
有些低沉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很明显,我并不知道这个声音。

我没有回话,面对陌生的事物的恐惧感让我紧紧闭上了嘴,甚至有一瞬间想回答‘我不是’然后把电话挂断,那样也许会让我安心不少。

“轻松?”
听着对方的声音我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皱眉烦恼的样子,虽然完全思考不起来对方是是什么模样。

“我是一松医生,你的主治医生。”
仿佛知道我并不认识他,他开始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说出了他的姓名与身份,而后双方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看起来完全不在乎与我耗下去,我透过手机都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

“是,我是轻松。”
最终按耐不住这份沉默的是我,我听到了我回应对方的声音,很简短,尽管我仍然无法确认我自己是不是真的松野轻松,但是我只能这么回答了。

“好。我想你一定对自己现在的状况很困惑,所以我们可以见面谈谈。”

“不,等下,让我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见面?你疯了吗,谁知道这是不是诱拐!”

“我知道,你现在可以退出通话界面看看你的日历,上面应该有标识。”
他并不想说太多,可能是觉得对失忆患者说越多反而会可能会引起疑心当然也可能是他根本就懒的开口。

我听着他的话缩小了通话界面,也是第一次看到了我手机的桌面背景,是一个粉发猫耳的少女,看起来似乎是个明星,大概我也很喜欢她吧。
快速滑动着页面找到日历的图标,轻点打开,显示着今天的日子的小方格里有个引人注目的小红点,先前的日子也有些不少这样的红点,大概是我和一松医生会面的日子。

『和一松医生见面,重要事件!!!※不要告诉小松。』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最后一句话,按理说小松应该是我最信赖的人,但是为何却不能告诉他。
“小松知道这些事吗?”
比起无聊没有结果的思考,我直接向仍在通话中的医生问出口。

“就你我所知他不知道你和我见面的事情。”

“也就是、我不曾告诉过他?”
我顿了顿,咽了口口水,想再努力整理思绪,但是混乱的大脑已经在叫嚣着不要再想了。

“确实,不过是我建议的。你就要这么通着电话问完所有事情吗?”
他的声音还是很低沉平淡不带一点波澜。

“啊,抱、抱歉。最后冒昧的问一句,我们认识了多久了?”

“一个多月。你出门会看到你家附近有辆蓝色的车,有人会送你到目的地,是个室外的咖啡厅。”

明明我还没有说出任何答应与他会面的事情他就已经自动默认了,而且还挂断了……
说我不想去是真的,但是本能的觉得这个医生没有什么恶意,比起相信一直和我同居着的小松我更想相信这个连脸都想不起的一松医生,也许脑子真的是因为失忆症要坏掉了吧。

不过,我为什么要瞒着小松我和医生见面的事情呢。

稍微梳齐了自己的头发我就穿上鞋出门了。
一出门我就看见了距离家门有半条街距离的靓蓝色的轿车,似乎是车主的人正带着墨镜看着我的方向,看到我出门便向我挥了挥手。
说实在的那辆车闪得我真的不太想靠近,但是出于礼貌我加快步伐向那辆车走去。

“午安,my brother。”
我注意到这个人穿着的衣服似乎和我身上的卫衣款式有些相象,不过是蓝色的,也许是最近这种款式卖的比较多吧。
但是他语言中夹杂着奇怪的英语让我完全不想搭理他。

虽然有考虑到拐卖或者是被车痛死的可能性,但是我还是坐上了这辆喷漆闪的令人发痛的轿车,短短的路途那位戴着墨镜的男子并没有说太多话,他也许也是知道我患有失忆症并且对我病症很熟悉的人。

“你可以叫我kara。”
他只是在最后到达目的地停车的时候,转过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时候他仍戴着墨镜,我有些怀疑他墨镜是不是他的必戴的东西,就像可能有着眼疾不能将眼睛示人一样。

“松野轻松。”
我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个名字,对着kara点点头向对方报上姓名。

“嗯,I know.My brother动人的名……呜哇,哪、哪来的猫!”

“轻松,过来坐这吧,不需要理那个垃圾,可以把他当作不存在。”
一松医生的声音在自己右前方响起,我稍微再撇了一眼身侧的kara,就直接走过去坐在了一松医生的面前。

“好的轻松,我来为你讲解一下你现在的状况。”
一松医生真的直接无视那位被猫狂抓的kara,看着蹲在医生脚边的几只小猫也猜出来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你叫松野轻松,在两年前出了意外患上了失忆症,不仅忘记了过去所有的事而且还无法形成新的记忆。在每天的深度睡眠之前你还是能记住记忆的,也就是每晚睡觉都会将你的记忆清空。这些小松应该和你讲过了对吧。”

“是、是的。”

“好,关于我与你见面没有告诉小松的原因,那是因为小松并不支持你的治疗。我们曾去找过小松,却被他很果断的回绝了,后来我是直接联系你的。按照我的猜测他可能不太想让你回忆起来。”
说罢他顿了顿,喝了口咖啡继续说了下去。
“当然只是猜测,也许他只是担心你回忆起不好的过去令你更加伤心。”

“直接联系上……我?可这不太可能吧?”
我稍微有些慌乱,思考了各种可能性,有些坐立不安。

“我和kara专门去你家找你了,虽然你一开始和小松反应一样直接拒绝了,也许是那时候小松和你说了什么。不过在那家伙的痛语下你实在无法忍受了于是勉强接受了去诊所接受下治疗,想想这点还要感谢他。”

想想kara语言中总是夹杂着的奇怪英语,嘴角抽了抽继续问出自己的疑问。
“然后治疗就这么进行下去了?这一个多月来有进展吗?”

“是的,同是也是有的。但是比起我来说出这些我更希望你自己亲眼看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本被包装的很好的本子。
“这是你的日记。对于失忆患者来说,这其实不少见吧。”

“我写的?可是我完全不记得……”
我接过那本有一定厚度的日记本,随便翻了翻,我能感受得到里面都是我的字迹。

“很正常,所以由我来负责提醒你每天记日记。你想要知道的进展也在这里。”

“可是现在……我仍然什么都不记得啊?”

“你已经改善很多了。”
难得的,一松医生露出了有点浅浅的笑容。
“你已经开始记事,最重要的是过去很多事情你都能回忆起来了,虽然经常过一日还是会忘记。要说现在的话,你也不会因为没有记忆的害怕缩在家中不愿意和我见面。”

“那,你一直在看我的日记吗?”
摩挲着我自己这这段时间的心血,第一次对上一松医生的眼睛。

“怎么,觉得被我这种看起来就是渣滓的医生看了日记很不舒服吗?其实并没有,这个日记其实是昨天第一次交到我手里。你让我看的,我也只是粗略的看下你所记下的事情而已,安心吧。”
一松医生有些饶有兴趣的眯起眼睛回视我,沉默了片刻,他再次开口,
“今天你就回去吧,也没什么事情了。”

“诶……?没有治疗什么的吗?”

“今天本来就是还你日记的而已,你已经很依赖它了。”
他移开了视线,弯腰抱起了脚边的小猫,把它放在自己腿上,顺了顺它的毛。
“你要摸摸它吗?”

“可是猫不是厌生……”

“这孩子早就认识你了。它很喜欢你。”
一松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小猫就朝着我柔柔地喵喵的叫了一声。

“还、还是算了……”
就算猫不怕我还怕啊,在心里稍微干笑了一下,我拿起日记本,突然对有件事情有些好奇。
“kara和医生你是什么关系?他看起来也不像你的副手啊?”

我注意到一松医生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

“大概是友人吧,你怎么想都可以。”
这句话感觉没有说谎,但是总觉得自己被瞒着什么,不过也不知道如何问出口才能获得真相,我只好向着他弯弯腰道谢就离开了桌子。

一松医生朝我挥了挥手,继续去摸他腿上的小猫。

坐上kara的车,我很快就到了家,令我惭愧的是我在外面居然没有认出那栋是我家房子,还是kara指给我看的。
到家我便迫不及待的回到卧室,锁上门,开始翻起了我的日记,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开始时候写的。

我觉得有些紧张。我不知道这本东西里写了些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冲击和惊喜和什么样的奇闻怪事。我翻开它将会迎来不一样的人生吗?我稍微撇过眼看到了小松给我的相册。我想也许我可以把这两个叙述我的过去的东西放在一起阅读。
将相册放在一边,我打开了日记的封皮,第一页上只有一句话,用红笔特地标注出来的一句话。

『不要相信小松』

这让我有些没有继续翻开的勇气,但是我并没有别的选择,我翻到了下一页,开始阅读自己的过去。

----------
感谢看到这里,这里是轻月。
下一章要开始日记狂魔了,我其实没写过日记我很怕【。
这章kara终于出场了,至于为什么不和一松小松轻松一样叫做汉字而是罗马音可以猜测一下?
这章大段的都是对白……因为原作也是这种感觉但是果然还是模仿不来啊
还有,居然爆字数了,比上章多了一千字【冷漠脸.jpg
这章挺枯燥的吧x下次放点刺激的

评论(12)
热度(63)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