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チョロ】不要相信任何人③


○捏梗自同名长篇小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原作《Before I go to sleep》)
○兄松互为兄弟
○ooc有
○接下来连着几章全是日记

上回→ chapter.2
下回→chapter.4

chapter.3

7月3日
我的名字叫松野轻松。26岁,是个失忆症患者。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患了失忆症,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是我身边所有的一切都这么预示着这件事情,甚至还有我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的这件事。不承认也得承认了不是吗。
我现在坐在卧室的椅子上,想了想现在和我在这栋屋子同居的人。小松,我的双胞胎哥哥兼恋人,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我是个同性恋还而且爱上的还是我的同卵的哥哥,这简直太不正常了,但是事到如今我只能接受了。
他似乎是个制表公司的小经理,至少他说这么和我说的,现在这个时间点他快要到家了,我想至少在他到家之前把一些最平常的我一打开日记就需要知道的东西写完。
这个日记是一个医生推荐我记的,我也采纳了他的意见并开始记日记。说实在记日记这种东西真的是很麻烦啊,还要想着怎样才能用最能让失忆的自己懂我现在的想法呢,真的搞不懂,稍微想像一下早上的我看着现在我在写的日记,算了,我相信我自己的理解能力。
稍微写点正经事情吧,就是关于今天和医生会面的事,啊,对,那个医生叫做一松,很意外的和我还有小松都是松结尾的名字呢。还有一位叫做kara的人,说实在我实在不想写下他,虽然他说的话并不是很多但是足以让我听得肋骨发痛了。
今天听小松和一松医生说的话,我晚上睡觉后还会再次失去记忆,不过毕竟因为这样我才在这里写日记的啊。

就算这么说着我也实在不知道记什么,那就像小学生一样如同流水账记录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好了。

和一松医生来到我家和我见面的时候我完全不记得与他见过面的事情,然后他居然说了一句:“没事啊反正我这种垃圾忘记也无所谓但是别的记忆你还是要的吧。”说着强行拉着我上了那辆蓝色的闪闪的车子。
我觉得坐上那辆闪得要死的车是我这辈子最羞耻的事情了,虽然现在对我来说这辈子的记忆只有今天一天啊写下这辈子这个词我这是多无聊啊。

对,无聊死了。

------
刚才是嫌写日记太无聊所以不想写了,但是为了记住某些事情我还是要记录下来。
小松已经回家了,一回家就给我了一个大大熊抱。他现在在隔壁房间继续工作,我想也许我记完日记应该去安慰一下他,因为照顾着失忆的我还要维持家计实在不简单,帮他按摩一下之类的应该他就会满足了吧,在更加进一步现在作为常识人的我肯定是做不到,对吧开什么鬼玩笑。
我或许该记记实际点的东西了,比如今天在一松医生那里的治疗。

他给了一张照片,意外的是我看到照片稍微有些回忆。那似乎是我和小松以前住着的房子,我对它的记忆也仅止于此了。
一松医生还给了我其他的一些其他建筑的照片,我对它们没有什么印象或是记忆,也就不在这里一一描述了。
我记得看到一松医生对我稍微点头的样子,还有kara凑过来和我一起看照片却被一松一拳揍远了。稍微有些心疼kara被揍的样子,但是一松似乎看的挺习惯了,这真是可怕。
我感觉今天在一松的诊所的进展只有那么些,真是有些让人沮丧,不过没办法,毕竟失忆是很难搞的事情,还有我向一松要来了那张照片,我就夹在日记里好了,这样也许我每次翻开日记都能看到它,也许我就会一直记住那个曾经我和小松最初的场所。
对了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写下了,这本日记不能给小松发现,人总要有点小秘密啊,何况就算他是我的哥哥兼恋人,我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他。

------
今天在床上的时候,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因为我还是觉得我不是同性恋,小松的手甚至摸向了我的菊花。
哦我的天啊,他摸的不是下体是菊花,我整个人都还不太好了,你自己撸去吧,同性恋太可怕了,亏我还给你按摩了。
这是在小松睡着后偷偷起床写的,小松睡相好差啊还会说梦话,不过意外的挺可爱的,虽然他真的好烦人啊。


7月4日
今天是双休日,小松不上班。
他一不上班真的好粘人啊,我都差点没有时间去记今天的日记了,现在我写日记的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
我今早起来脑内仍是出于一种一片空白的状况,但是我收到了一松医生给我发的提醒我看日记的短信,所以我看了日记大概知道了现在的状况。不过我居然把我的日记塞到了书柜的书的后面里,这不怕被小松给看到吗,但是确实他真的连书柜瞥都不瞥一眼,我问他这个书柜的时候他直接告诉我是因为我以前很喜欢读书所以给我买的礼物。
昨天的我真的是很偷懒啊,有没有好好写日记啊,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因为今天的时间肯定会比昨天写的要短一些。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是被小松抱着的,被他吓了一跳的我赶紧挣开他的怀抱,他还是睡得有些死没有醒来,这是说不定是昨天真的工作太累了吧。
在他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我看完了日记,有种很刺激的紧张的感觉,幸好昨天所记录的并不太长很快看完了,不然第二天就要被小松发现那可是闹笑话了。

看完日记我大概看了下房间内的各种贴着的小便条,还有摆在桌子上那个最显眼位置的相册,那个智障一般的封面真的让我不想打开它。
总之看完的感受大概是——两个长一样的人秀你丫的恩爱啊。
可能是我翻书的声音或是我自言自语的声音吵到了还在睡觉的小松,他翻身坐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我才注意到他的睡衣是也红色的,和后来我和他一起出门穿的红色卫衣颜色差不太多。
他迷迷糊糊地像我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我的小轻松。”
他从床的另一侧很慢的爬下来,然后直接趴在了我身后的椅背上,双手垂在我胸前。
“诶嘿嘿,小轻松在看我和轻松爱的结晶吗,”
“……并没有,该醒醒了。”
我一时还习惯不来轻松这个名字稍微愣了一下才回复他,大概这时候他稍微有些清醒了,他在我脸边蹭了蹭,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走出了卧室。

后来是他给我烧的早饭的时间……不得不说他的手艺不是很好,只是能填饱肚子而已,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
吃饭的事他整个人都嬉皮笑脸,不过还是很温柔地问我有什么事情想要知道,他先讲起了我和他如何生活的。
我想他每天都会和我讲一遍,这真的挺累人的。

饭后他邀请我一起去外面打打小钢珠去赌赌赛马,因为繁忙的上班,他已经好久没有去接触这些自己的爱好了,我想这也有我记忆不稳定的原因,所以我就答应了他。

现在这个时点是我和他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小松真的是个运气很好的人,每次赌马都能赌赢,虽然小钢珠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但是总比我全部败光要好的很多。
我觉得今天最需要记得是小松赢了多少,到时候偷偷把钱拿出来就说这些钱是他以前欠我的没还的,今天在外面和小松逛的时候心中一直有着这个想法。

我刚才开始动笔写日记之前还是稍微再看了一眼昨天的日记,因为没有了先前看日记的紧张感,反而有些淡淡的失落。
因为我对于昨天的事情没有一点是记得的。仍旧夹在日记的照片我看着也能勉强记起我曾经住在那里,但是却想不起给我这张照片的一松医生的脸。也许慢慢就能想起来了,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评论(12)
热度(62)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