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チョロ】不要相信任何人④

○捏梗自同名长篇小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原作《Before I go to sleep》)
○兄松互为兄弟
○ooc有

上回→chapter.3
下回→chapter.5

chapter.4
7月5日
今日是周日,小松仍然待在家中陪着我,他好像一直是有些不放心我离开他的视线。
现在是下午,我和他说了我想自己消化下信息休息一下,然后抓紧时间记录一下今天小松告诉我的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事。
这些事,我一定要在我还没有忘记的时候记录下来,虽然这可能是小松一再对我说过的事情。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我是谁。说实话这在我打开日记本的时候非常失望,持续着这样的日子已经有多久了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松一直这么迎接着这个一片空白的我,虽然偶尔有些小人渣但是确实十分温柔。
一松医生提醒我明天是我和他要见面的日子,姑且我也在日记本记下来好了。

今天翻阅相册的时候注意到了,很多照片的规格是不同的,看起来像是被裁剪过了一样,虽然我以前可能注意到过,但是并没有做什么记录。我拿着它去问了小松,小松就直接告诉我这是被他裁剪过的了,他也很直言不讳地说他只想留下我和他两人的回忆。对于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总觉得他在这个奇怪的地方莫名地好幼稚。
“连父母的照片也没有吗?”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他,我只好有些无奈地问他应该不太戳雷点的问题。
原本觉得并不奇怪的问题他顿了许久。
“轻松……有是有,但是我怕你不太能接受。”
小松的这句话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最坏的想法。

“已、已经去世了吗……”

“冷静点,不要想太多,轻松。”我感觉到他捏住了我的手,我那有些颤抖的手。
“我们……唯一有和他们合影仍留着的照片,是婚礼上的。”
“是我们的婚礼。”

我有些愣住了,这确实是我所不太能接受的事情,哥哥与弟弟结婚,这种事情,我们的父母居然是同意的?
再怎么婚姻自由也……

“我们纠缠了父母好几天,他们最后还是同意了。虽然这并没有法律效益,但是我还是把它当作我们结婚的日子。”

活见鬼了……我那时候一定这么想着。家里只有一对双胞胎兄弟然后他们结婚了,难道父母不想要抱孙子了吗?
我不知道我何时冷静下来的,那时候的我简直一直在胡思乱想,我只感觉小松就这么一直待在我身边,直到我心情平静下来。

我和他能走到那种程度,我相信我确实是爱着他的。

“我要看看……婚礼的照片。”
想试着和小松一样用『我们』,但是这个词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婚礼的相册被专门装订成薄薄的一本,然后被小松锁在一个铁盒子里。

“为什么要把它锁起来?”
这是为了提防什么?提防我看到这些东西吗?

“……有些东西,被你自己发现并不好如果我不在你身边解释清楚的话对你不太好。”
铁盒子里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但是他只拿出了那一本相册,然后把铁盒子关上了。
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相册的封面很简单,我猜想这是我选的相册,因为如果是小松选的话一定会搞些无聊的花哨玩意上去。

“喏,这个是在化妆间拍的。”

“哦……不对啊你在化妆间拍什么拍啊,话说这种过场的东西还要化妆?不等等……我头上戴的是什么?”

“头纱呀,新娘戴的啊。”小松用食指蹭蹭鼻尖,嘿嘿一笑,“也就是轻松是我的老婆哦,sex的时候是我插你的意思。”

“……不要讲解这些意义不明的东西了!我只是想看看父母和我们的合照……”说着我伸出手想翻过那些没有什么意义的无聊照片,却被小松抓住了手,他还一脸可怜相地说道:
“难得我不上班阿轻难道不想听听我和你的过去吗?”

不,不想。虽然脑内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除了父母以外最让我在意的则是伴娘与伴郎,这个是除去父母还有我和小松以外唯二也算在镜头里的两人。伴郎照片里全程带着墨镜看不太清脸的模样,他系的领带比小松的领带不知道闪了多少,除了必要时刻小松都尽量离他有段距离,似乎不太想靠近。伴娘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头上用浅绿色的发圈盘了个小小的团子,总觉得她在照片里看向我的表情有些不怀好意,也有几张照片里我和她聊的很开心的画面,看样子是我以前的朋友。

我看着那张我与伴娘聊天的照片,我把它从相册里抽了出来拿在手上,没有顾及小松叫我的声音。

我好像听到有女性的声音在叫我,但是我听不太清,稍微捏紧了手中的照片,稍微咬了咬唇让自己稍微清醒些,但是也没发阻止一幕回忆在我脑中显现了出来。

「啊,轻松,这时候你还这么正经好无聊啊!」
那个伴娘好像就坐在我的边上,她还凑近身体看着我手中拿的书,好像是一本挺厚的小说。

她头发散着,有些微卷,脸上戴着一副很简单的圆半框眼镜,穿的应该是家中的吊带睡衣,而我应该是穿了一件绿色的格子衬衫。
然后我听到了我自己的声音,大概比现在稍微要更加细一些的声音,还带着叹气声。
「我这样怎么了吗我。」

「这可是我的生日派对哦,轻松你老是看书好无趣啊!」她有些嘟着嘴不太开心,「而且礼物是书什么的,你也太随便了吧!椴子带来的礼物多可爱啊!」

「是是是,本身你们两个女生加上一个性别被标错了的椴松不是挺好吗干嘛带上我啊。还有我又不知道送什么礼物,难不成你还要我给你买耽美小说?」

「虽然这样也很好……」她稍微做出了思考的表情然后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脸对我说道,「但是、我还是更想要你和你家长男的亲亲热热的照片呢。」

「这种东西才没有好吗!」

「哼哼哼,椴子和椴松已经偷拍了很多了,不要狡辩!」露出一副小恶魔的表情,伴娘压住我的胳膊,对着我逼问道,「说吧,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喂,轻松,我说阿轻!没事吧?你刚才闭上眼睛了怎么了吗?”小松有些担心地拍了拍我的肩,我也算是从回忆中醒了过来。

“啊,没事。”稍微眨眨眼,我看到的还是现在我所居住的家中。
“啊对了,小松,伴娘伴郎和我们什么关系?”

“伴娘是你的朋友,而伴郎是我的朋友。他们都很久没有和我们联系了……”小松把我手中的相片抽走,重新插回相册里。

“啊,那么,他们叫什么?”

“伴郎叫唐松,伴娘的名字我不知道,不让我去碰别的女人可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啊,你的朋友你肯定更不让我碰咯。我也就和她在婚礼上见过一次。”稍微摆摆手,小松收起了相册,把它装在盒子里,我有些好奇盒子里别的东西,把头稍微往盒子里探。

“阿轻好奇嘛?里面有我和你sex的照片哦,你要看吗?”

“恕我拒绝!”好奇心一下子被小松的这句话给打散了,我有些生气地回到房间,加快速度地写下了这段日记,小松可能也认为我需要一个人待一会,也没有来打扰我。

------
我刚刚写完上面的日记的时候,小松就叫我去吃饭了。我想我也许有一天必须自己学会烧饭,这样就不必每天在吃小松烧的饭菜了。

吃完饭我就想着我要不要快点去洗澡睡觉,今天的事情发生的有些让我不安,我希望着明天能够早点到,然后和一松医生谈谈,还有一个一直戴着墨镜的kara,这么一说唐松和kara都一直戴着墨镜啊,不,我还是不要想太多。

洗完澡我躺在那张双人床上,小松也就躺在我的身侧。这对于我们来说应该非常正常,哪怕只是看作双胞胎兄弟我和他两人,偶尔也会这么一起睡吧。我背过身,还是不太愿意面对面看着另一个男人入睡。

“轻松,今天愿意做吗?”

我很快意识到他说的是指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我缩了缩身子,想拒绝,却感受到股间似乎有什么东西顶着我。我感觉有些厌恶,虽然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

“小松,今天不要,好吗。”

“不好,轻松,我已经忍了很久了。”

“再多忍一天也没事。”我反手推开他的身子,出乎意料的他没有抵抗。

“那就听你的话多忍一天好了,轻松。晚安。”他抚了抚我的背叹了口气,然后我听到他翻身的声音。

他应该很快就睡着了,因为明天的他还要早起去工作,而我却因为今天突然想起来的和朋友的回忆有些睡不着觉。

我会想起我的朋友,那我会想起他吗?看着朋友的照片让我回忆起了过去,但是我每天看着他的脸却丝毫回忆不起往事。我不再多想等确认小松真的睡着后我下床起身,写下来了这段话。

大概是对我最重要的小松,要是那天我能想起来并记了下来,这也是现在的我对他最好的回报吧。


――――――
啊下章一定是水陆了,肯定是的了……_(:з」∠)_

评论(8)
热度(65)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