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チョロ】考场少年小松君(上)

○考生osox监考老师cr
○年下,六岁的年龄差
○年中表兄弟,监考搭档
○中国高考制度背景
○ooc

讲道理,现在松野轻松很后悔把这个小家伙放了进来,明明没有带身份证就应该不需要可怜他了才对。

这种毁灭性的考生,为什么在自己第一次做监考老师就遇上了,这个名叫松野小松的家伙。

起因差不多大概就在半小时前的事。



考试已经开始了,而有一个座位还是空着的,轻松有些好奇的看看那份考试名单。

还没有来的考生叫做松野小松,意外的和自己同一姓氏,也算是巧合。开考15分钟还差点时间,也稍微给他放宽点要求吧。

这么想着,就听到了走廊有人跑步的声音,不用脑子想也是这个考场里还没到的那位,和屋里另一个监考老师他的表弟一松打了个招呼,正打算出门看看那个迟到了的小松同学。

穿着红色卫衣的身影直接撞上了才摸上门框的轻松,冲击力直接把轻松的身体撞的坐到了地上。

“啊,老师,没事吗?”

有些磁性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声音的主人朝着自己伸出了手,直接将轻松拉了起来,一瞬间的少女漫发展让轻松有些脸红心跳,但是对方的下一句很快就破灭了他的内心想法。

“嗯,老师,其实我忘带身份证了。”

“哈?”

由于监考老师的职责,他自然是不能放没带身份证的小松进考场,但是看着这个时间紧迫也没机会让小松赶紧回去拿身份证了,心一软就把他放了进来。

教室后方一松的咋舌声也让轻松无奈地笑了笑,他也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但是他却不能这么看着一个考生就这么失去一个重要考试的机会。



轻松想了想,仍旧觉得自己把小松放进来简直是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

如果不是放他进来,他也不会「手滑」不小心把橡皮从自己这个最后一排掉到了最前面的轻松所站的讲台旁边,然后一副可怜兮兮的眼神拜托他把橡皮送回来。更不会一看就是故意地撒了一大摊墨水在试卷上,抓住正好经过他身边的轻松的衣袖拜托他告诉被墨水遮住的字迹,如果轻松没有走眼,那些题他早就写完了填在答题纸上了,强忍着怒气,轻松看了看旁边座位的试卷把题目都告诉了他。

然后现在,他居然说什么旁边蚊子太吵干扰他做题帮忙拍下蚊子。

冷漠.jpg,这是现在轻松的表情。

快速地搞死了烦人的小松旁边烦人的蚊子后,轻松觉得自己简直想顺便拍死小松,忍着直接把他头摁到试卷上的冲动,轻松提出和一松换了个站位,就是只需要站在教室最后方看考生是否作弊,一松也是稍微有些怜悯自家的哥哥被考生这么调戏,虽然仍懒得不想动但是还是答应了轻松的请求。

后半场考试也算是平安度过了,当然无视了小松在收卷的时候提出的“啊轻松老师我们也挺有缘的交换个联系方式吧?”的无赖要求,也不知道他是何时注意到自己胸前工作证上那个小小的名字,总之事件就在一松对着他的恶狠狠的注视下,以小松的跑开为结束了。

轻松算着自己和一松下一场要监考的考场并不在这个教室之后松了口气,毕竟大部分学生都是不会变动考场,而下一次也肯定不会看到那个烦人的小松了。

这么想着,在度过了午休时间之后,在考试提前一小时到达考场后,却看到了在自己考场前那个红色卫衣的身影。

等等,说好的考生不换考场呢?


--------
久违地来一发神经病系的速度,这个脑洞很早就开始脑了所以试着短打了一发,应该只有两章,最多三章所以可以很快完掉,第一次写年下啊【小松式滚地.gif

评论
热度(45)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