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チョロ】不要相信任何人⑤

○捏梗自同名长篇小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原作《Before I go to sleep》)
○兄松互为兄弟
○ooc有

上回→chapter.4

chapter.5
7月6日

小松现在还没回家,我想这是我记日记的最好的时间,不过我要时刻注意着屋外的汽车声,如果他回来了我就要赶快收起我的日记本。

今天和一松医生在诊所见面了,但是与其说是和一松医生,不如说更像是和kara去见面。一松医生似乎是临时家中有安排,和我打了个招呼问了几句话就走人了,临走前他还瞪了kara一眼,让他不要做出让我太困扰的事情。

感觉他们两个人比起主治和助手更像是朋友的感觉啊。

“哼,没有关系的my brother,你今天可以把想对一松医生说的爱的话语,全部可以倾诉给我哦。”

“可以的话先把墨镜拿下来吗?”无视了kara摆弄墨镜的样子,作势要伸出手去摘下他的墨镜去被他很灵敏地闪过了。

“NO,NO,NO,My brother.因为在我眼前的你过于shining,所以我必须戴着墨镜注视着你,这便是我never会摘下我的墨镜的理由,never。”kara华丽地做出了个转身的姿势,用左手遮住自己的视线,看着我仿佛在看什么刺眼事物偏过头,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他这个蠢样画下来。

完全意义不明的一句话,他不摘也没有办法,不知道为何心里开始怜悯起了kara。

“呼,总之先做下everyday的记忆调查。”kara坐在了一松医生的电脑前递给我一张纸,让我在上面画图,而目光只能看着再倾斜一些就能看到kara臭脸的镜子。听从着他的示意,我算是完成了这个小任务,有些精神疲劳地把笔放下。

“嗯,很好哟my brother。你绘制这些picture已经比以前更加迅速了。虽然你可能不记得,但是在你你记日记之前也有过多次这种训练。”他拿起那张纸稍微点了点头,从架子里拿出一本笔记,开始对我提出了一些提问。

“你觉得记了这几天的dairy有点用吗brother?”

内心抑制着想要吐槽日记是diary而不是dairy的想法,我点了点头。然后我告诉了他最近我的一些回忆,尽管大多不是自己想起而是看日记知道的。kara默默地听着并做了些记录。

“那么,轻松,今天一早起来还记得吗?”他拿着笔敲了敲桌子,“现在这些记忆还存于你脑内吗?”

“那些过去的记忆还有些印象,但是昨天的,前天的,对我来说仿佛就像故事一样存在着。”我拼命想着日记里的内容,可它对我来说依旧只是一个无聊的故事罢了,把它们在脑内显现出来如同把自己想像成魔法少女一般简单。

“连一点细节都没有吗?”他有些不肯放弃,再用着那副戴着墨镜的眼睛看着我。

“……没有,早上我仍旧不知道我是谁,也不认识小松。”但是内心还是对昨晚我所做的事有些愧疚,对于无法回报小松的愧疚。

“那好吧,my brother轻松,根据一松之前的分析数据来看,你这些事情表明了你在你内心的深处,神明仍旧给予了你能够回忆起过去的power。The problem已经不在于你忘记了什么,而是你把它们全部隐藏在the deepest的心海之中。你所做的,是去寻找它,和打开你心锁的key。”

“……说人话。还有接下来每句都说人话不然我向一松告状。”

“你的记忆没有完全丧失……只要有过去的事情刺激就能回想起一部分。”kara看起来似乎有些沮丧,不过他很快就重振了精神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对着我说道,“所以,我们去看看你曾经和他一起住的房子吧?”

“他……指小松吗?我们以前不住现在的地方吗?”

“嗯,并不是,你现在所居住的房子是在你失忆后搬入的,我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动的什么,给你出院后重新买了栋房子,原来的屋子住的我觉得蛮好的……”他顿了顿,从档案里找了找,取出一张照片,将它递到我面前,“就是这里。不介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我没有印象,我不认识那里。”也许是对新事物的恐惧,我下意识的拒绝了kara提出的建议。

“不,没事的,轻松,你在那住了不少年。”稍微带这些安慰的笑容,他继续说道,“我也和那边现在的住民说过了今天会去拜访,稍微给点面子嘛轻松。”

“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预定了吗,你什么人啊。”

“一切都为了my brother的失忆症着想,我希望我能再看到那个充满着光辉……”

“失忆前我认识你?”咬文嚼字的习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直都有,听到那个「再」字,我觉得事情可能没有想像的这么简单,在回忆起昨日日记上的内容,我把想说的话脱口而出。

“你是唐松吧,对吧?”

看不到对方的眼神,摸不清对方的神情,完全猜不出对方在想些什么,我现在也算是知道了kara戴墨镜的真实目的(虽然装帅也应该是一部分)。

“YES OR NO,THAT'S A QUESTION.”

他没有很直接的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背过身,说出了一句完全意义不明的英文,用kara的话来讲就是留下了个潇洒的背影,但是在我看来,这并不太潇洒。

“那么我今天先回去了。”

“唐松。”

在诊所花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也有可能是自己走路而不是让唐松送我的原因吧。路人都很好心,我也没有犯下没记住家门在哪的尴尬很平安地到了家。

如果小松回来了我要怎么和他解释这一天呢,我睡了好久又去看看电视什么的,或者去公园散散步之类的的话吧,毕竟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好干的,我翻了翻书架,找了本看起来还不错的书,写完日记就拿出来看看好了。

------
无聊往前翻日记,我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太好的时候会在今晚发生,昨天的轻松你到底说了什么糟糕的话啊!!!!
话说男性之间的性爱到底怎么做的我要不要google一下???
完蛋了我好像听到小松开门的声音了要死要死了!





─────——
这里是即将开学内几崩的轻月,写完这章我要去补作业了。
应该是没有人期待着车的,嗯,就算是有车你觉得可能会以轻松的视角写下来记在日记里吗——?
所以车在大家心中,拉灯.jpg
(小声)也就是真的干了啦
顺便一提,空松和唐松这两个名字我是把它们分开的,并不是这里就用了唐松的译名的意思。
这章其实没啥信息量因为你们猜也知道kara就是唐松啦,但是轻松宝宝不知道啊。

马后炮地来一句,热度上43就开上帝视角的车好了【。
为什么是43是因为假装给年中加戏份x

评论(8)
热度(70)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