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v3/王梦】变态高虐三十题之十五题

ooc飞起!文笔渣严重!


长段子/短句都有


有不同paro的世界观注意避雷


大题目虽是高虐……但并不是所有段子都是刀子




1.得到的永远不是你

我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


就如我的才能一般,我有着强大的统领能力。


将那些无趣的人们拉拢,归于我靡下,对我而言则也是再简单不过事情了,无论是抓住别人弱点或是武力让其迫协,只要最后的目的能达到就可以了,毕竟我可是恶之总统大人啊,我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如果只要得到整个世界就能得到你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夺取这个世界,为了我奢望已久却始终无法企及的你。


这句,可不是骗人的哟。

2.你跳下去的瞬间我却在犹豫

「梦野酱,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原本当初那个带有些虚弱的虚伪笑容的话语只是往常一般的谎言,却没想到快要在眼前变成现实,被悬崖边上的风吹的有些瑟瑟发抖,我裹紧了自己身上那件单薄的外套,那边的他也像往常一样嬉笑着,看着发抖的我还把自己的方巾丢给我。露出了脖间和锁骨的他更显单薄,似乎风一吹就会掉到海里一样。


“为什么呢。”


用低到只是自言自语的声音向他提问到,因为相信着他不可能是愿意求死的人。


“谁知道呢,或许是对这种●●的日子厌烦了吧,真是无趣呢。”有些意外的,他听到并且回答了,托着腮帮子,眼神没有看向我这边而是眺望着那不少垃圾漂浮的海面。


“是谎言吧?”


“さあ……”


再转身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不一会我就听见了下方似乎传来水花溅起的声音。


4.俄罗斯转盘的枪口换了个方向

玩命的游戏同时也在玩弄着人心。


梦野秘密子害怕到发颤的双手甚至已经不敢扣下扳机,大滴大滴的汗水与害怕的泪水已经把桌面浸湿不少,对面的王马小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24发子弹已经过去了22发,一共6发实心弹到现在已经发出了5发,可是他和梦野却已经不存在跳过的机会了。


果然最后还是看运气吗,这种根本没有把握的事……都是因为之前不太确定浪费了一次机会的原因。


乍了乍舌,拍了拍害怕的梦野的背稍微皱眉。


“梦野酱,把枪给我吧,我来帮你开。”


接下来基本上就是二分之一的概率,如果俩人中一人死于扣下扳机那另一个人自然能不用丧命。


“唔、王……王马,我好害怕……”


手枪由于拿不稳直接摔在了桌上,梦野确信刚刚感觉听到过不少次死神靠近的脚步声,但是由于听信王马的一次次判断都躲过了一劫。


如果这么摔坏了就好了,这么想着的王马伸手抓住了那个还想玩弄他们性命的玩意,举起手对准了梦野,在确认对方颤抖着闭上眼默默等待死亡的来临之后,眯了眯眼,转了转手枪,犹豫了一下而后把枪口瞄准自己的太阳穴按下扳机。


“抱歉,永别了,秘密子酱。”

『砰————』


6.你只爱你自己

那是梦野看到的王马拒绝掉的第六个告白。


“虽然我一直说最喜欢你们了但是明显是谎言吧?你们还真来告白?是愚昧无知还是怎么的?”


随手扔掉女孩子交给王马的粉色的情书,转身就走。


没有料到突然转过身的王马,在墙角偷看的梦野直接被他看了个正着。


“你是……同班的那个飞机场丑女?难不成你也是来和我告白的吗?看在同班的份上,如果你愿意被我欺负的话可以试几天哟。”


……不用了。


梦野在心里说着跑开了。


因为他的眼睛很明确的表明了,他除了自己,谁都不会爱。


8.深夜十二点的墓碑

静悄悄的夜,只有月光笼罩着的墓地。


穿着一袭黑衣的三人没有多言,走到墓地的拐角处便点头分开,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身材最为娇小的少女没有多言,径直走向自己友人的墓碑上放下花束,双手合上拜了拜,有意无意的瞥到了另一个墓碑,手下意识缩了缩,轻轻念叨了一句,也没多留念直接离开了。


墓碑上的杂草野花有意无意向着少女飘了飘,留下几乎不可闻的草香味。

“都说了不要欺负喜欢的女孩子了……你还这么随随便便的死掉了……”

「哪是随便啊,明明是个大计划呢,にしし」


15.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只不过你看不到我


(私设的原吉原密)

“哈哈哈你个小矮子丑女还来上什么学?”


被涂鸦的桌子,扔在垃圾桶里的作业本,莫名其妙的书桌里的虫子,鞋柜里的钉子,就是梦野的日常。


哪个学校没有被欺凌的学生,而梦野就是那个可怜的被孤立的人。


一个人走在黄昏的归家的路上,影子被拉的极长,溢满出来的孤单感让梦野忍不住轻声啜泣,又像是怕被别人看到一样把差点流下来的眼泪憋了回去,咬咬牙走向自己的家。


被夕阳射穿的半透明的少年在梦野身后向她稍微伸出了手,又马上缩了回去,最后还是选择静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他知道,虽然他一直在她身边但是自己什么也做不到。


19.右边的我爱你,左边的我恨你[人格分裂]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


自己是人格分裂的事并不是才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刚刚却了解到了自己差点动手杀死了那个有些怯弱但是在努力成长的自己很中意的红发的女孩子。


名为王马小吉的他应该是喜欢着她的,但是身体里的另一个他似乎与他的感情相反,怨恨到想杀了那个女孩。


他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另一半的,王马小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的另一个他会恨那个女孩子,会伤害那个女孩,他们无法直接交流,等到下次他占据主导权的时候,根本要不到答案她就会死了吧。


那么到底怎么办呢,王马小吉看了看还握在手里的那个沾着女孩的血的匕首,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样你就伤害不了她了吧。


匕首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21.一个人永生不衰老,另一个人病痛却不死


(西方魔法师pa)

“喂,你看我都这么衰弱了,让我快点死了好了,这么吊着我的命折磨我你高兴吗。”有气无力的少年倚靠在墙边,甚至都没有力气站起来,强行睁开双眼望着那个看不清表情的魔法师。


“……”披着斗篷的矮小魔法师没有说话,紧紧攥着她手中的魔法棒,对着少年施下了不死的诅咒。


“对不起……因为咱不想再一个人了……”


22.在街角看到已经死去的你

与往常不太一样的喧闹的人群挡住了秘密子的去路,带着常人都有的好奇的心理,她钻过人群看到了被人群所围观的景象。  


那是被压死的已经看不太出人形的尸体,唯有那只伸出的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而裸露在外,被鲜血浸染的衣袖很明显的表露了那人的身份。


“王马君——!”


24.每天都在失忆,每天都只忘记你

“んあ……你谁啊?”


如果不是王马丝毫看不出面前少女撒谎的一点点痕迹,他一点也不信梦野最近每天看到他都是这种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反应。  


“王马小吉,才能是超高校级的总统哦。”


“んあ?你也是超高校级的才能的人嘛,为什么咱不认识你啊。”梦野有些不相信面前那个首次在自己记忆里出现的家伙,但是也懒得多想,张口也是一句自己也没想到的流利的自我介绍,“咱可是超高校级的魔法师梦野秘密子哦,虽然对外宣传是魔术师,但是咱的魔法可货真价实的哟!”


原本两人平淡无奇的关系由于这种每天都要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的关系让王马对于梦野越来越是有些上心。


因为梦野秘密子其他事情都记得,除了自己是完全记不住的。


这种诡异的现象不说自己,其他的超高校级自然也有所察觉。


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被忘记呢。


他不知不觉有些不服气,这一点也不像自己,但是他还是想让她记住自己一次,也不知道是为了赢过什么。


25.不断往复的死循环

嗙——


又是那个碾压机砸下去的声音。


这是第几十次了,还是已经有上百次了呢。


梦野秘密子不知道,她只知道,当他的血飞溅到自己的脸颊上时,她又要重新再看一次他的死相。


不断往复,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停止这个死亡的循环。



27.从未被信任

“骗子!咱再也不想看到你!”


是骗子又怎么样,至少我从没有骗过你的感情。


28.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一员

“梦野同学!王马小吉他是绑架你的绑架犯!你对他这种……”


“……我、没有说喜欢他啊……?他明明最讨厌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他……”


红发的少女死死拽着已经没有生气的少年尸体的袖子,不顾自己身上也弄的浑身都是血迹,眼泪不自主地落下。


“我……明明最讨厌他了……”


29.你喊着别人的名字用失明的双目看着我

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在那次事件之后,像是终于放开了自己的枷锁一般嚎啕大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终于累了一样,躺在了他的有些瘦小的怀里。


出于不忍,他也没有再叫醒她,而是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微微叹气。


像是被他轻微动作惊醒了一般,她睁开了她的眼睛,望向抱住她的人,但是有些浑浊的双目已经映照不出他的样子。


“转子……?”


30.冷漠

“梦野酱~今天我们要不要来……”


听闻叫喊声的梦野秘密子,转过头看向招呼她的王马,却是没有带任何表情,甚至连厌恶的表情也没有,王马也似乎是被那个从未见过的表情愣了一下,没有把话接着说了下去。


她最后连一句话也没说,走向了距离王马越来越远的反方向。


声音不大且渐远渐轻的布鞋的脚步声,仿佛踩在王马的心口上,他知道,这次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最后还是没在儿童节写完x不过儿童节开完车发刀是不是太脑子有病了【。】

评论(6)
热度(9)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