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チョロ】Sweet words


○白熊咖啡厅paro
○琉璃璃的几千年前的点梗【。
○假装成七夕贺文
○ooc有



随着门被推开时的风铃晃动的声音,将那个坐在柜台里有些犯困的店主一下子惊醒了。

“啊欢迎光……什么嘛,是轻酱啊。”
店主有些懒散地用手臂撑着头,伸了个懒腰继续工作。

“‘什么嘛’是什么啊真是的,还有轻酱这个称呼又是什么啊去死。”
轻松将肩上的挎包放在自己常坐的椅子边上,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用着有些不愉快的目光看着眼前店主小松开始忙碌起来。

被轻松目光盯着有些发麻,小松磨好泡好了一杯轻松每次来都会点的咖啡,稍微招呼下店员豆豆子去接待下在现在时刻并不太多的客人。

果断地直接坐在已经把目光移开的轻松面前,把咖啡轻轻推到轻松面前。轻松还是那副刚进门就有些不愉快的表情,与其说不愉快,反而更像是想哭出来的感觉。

“好啦好啦,轻酱别哭啊,摸摸头。”顺应着自己说出来的话语,小松揉了揉眼前那个总是把自己头发梳理得异常整齐的家伙,“又是找工作的问题吗?”

被提到痛处似乎感觉更加不愉快,轻松深深吸口气,努力想把刚刚不小心憋到眼眶边上的眼泪再憋回去。
“他、他们说,像我这种人,只是社会最底层的渣滓,老老实实啃、啃老不就好了什么的……”
眼泪终还是 啪嗒、啪嗒 地滴在了桌上,轻松拼命眨着眼睛,还是抑制不住的小声哭了出来。

“啊,店长又弄哭轻松君了。”
豆豆子半勾起嘴角侧身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小松。这种场景她在店里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失意的轻松似乎总是喜欢来小松的咖啡馆来找小松发泄一下,然后笨蛋店主总是会触及轻松最伤心的地方让他大哭一场。

“才不是我弄哭的啊?”
有些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哭起来的轻松,赶紧拿出纸巾擦拭着轻松的眼泪。
“轻酱啊,职场这种东西,虽然叫职场,但是却一点也不像直肠那样直而是像小肠那样很绕啊。所以,来我的店工作吧!”

“不要。”
轻松夺过小松笨拙的不太温柔得擦着轻松眼角的手中纸巾,吸了吸鼻子,很果断地拒绝了小松的请求。

“诶?我觉得我铺垫得蛮好的啊?”
非常果断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反而吓了小松一跳,以前小松从来没有透露过这样的想法,理应他觉得就算轻松不愿也会稍微犹豫一下再委婉拒绝,特别是在他现在这种情况下。

“不要在我喝咖啡的时候提到直肠小肠谢谢。”

虽然眼角还是有些搓揉过的红痕,但是轻松的状态已经平稳了许多。

“不管怎么样谢谢了。”
执拗地别过头,不再去看着小松有些慌张的脸,端起手中的咖啡轻抿了一口,再张口说话时,却被『啪——』的很用力的开门声盖住了。

“啊真是的,一松,你不会好好开门啊。”
有些心疼被一松用粗暴方式甩开的门,小松心里暗暗算了算修理费,盘算着如何加在一松点的餐点的费用上。

一松并没有将视线看向柜台的小松,很自然地坐在轻松的身侧的椅子上,不知道从哪抱出一只猫,让它趴在了柜台的桌子上。
“给我来一罐猫罐头。”

“咖啡厅才没有这种东西啊一松。”

“啊果然是轻松哥哥,又来找小松了啊。”
对着身侧的双胞胎哥哥露出有些慵懒的笑容,一松趴在桌上转过头,看着因为自己这句话脸开始发红的轻松, 噗嗤 地笑出了声。
“日常调戏轻松哥哥(1/1)”

“不要变成什么奇怪的任务啊一松!”
轻松搓搓有些发烫的脸,赶紧再喝了口手中的咖啡掩饰下自己的尴尬,起眼偷偷瞄了一眼之前安慰完自己就转过身去工作的小松。

“粉红泡泡都冒出来了轻松哥哥。”

“才没有!!”

“嗯没有。”
这么明摆着谁都看的出来啊,除了那个小松,陷入恋爱的都是些智障吗。这么想着一松稍微抬起头看到了在店里角落的豆豆子也在朝着轻松他们坐的位置轻笑。
“小松,和往常一样的B套。”
一松稍微提高点音量,对着里面正在磨着咖啡豆的小松说道。

“……”

“混蛋那是避孕套啊你他妈从哪里拿出来的啊啊啊啊!”
完全从刚才状态中恢复正常的轻松一转头就看到了小松拿着避孕套站在一松面前,也不顾店里还有些别人就这么直接站起身一拳揍在小松脸上。

















小松卒。

END

【只是编不下去了【。

评论(4)
热度(45)
© 松野轻月 / Powered by LOFTER